T生活卡

我只是改了地址─《照我本相:葛培理自传》读后

◎顾美芬(中华信义神学院兼任老师)《照我本相》这首歌(Just As I Am,又译「像我这样」「我罪极重」「来就上主羔羊」等)是我最喜欢的诗歌之一。每次有机会在祷告会或其他场合司琴,可以自由选诗歌时,我也常弹这首,因为深感「我罪极重,你肯收留…洁净释放,赦我罪债」,还能服事,真是恩典。没想到《葛培

T生活卡2020.07.10

◎顾美芬(中华信义神学院兼任老师)

《照我本相》这首歌(Just As I Am,又译「像我这样」「我罪极重」「来就上主羔羊」等)是我最喜欢的诗歌之一。每次有机会在祷告会或其他场合司琴,可以自由选诗歌时,我也常弹这首,因为深感「我罪极重,你肯收留…洁净释放,赦我罪债」,还能服事,真是恩典。没想到《葛培理自传》(橄榄出版)这本当代神僕的鉅着用了这首歌名作为书名,所以我立刻就被吸引了。

这首诗歌也是葛培理(Billy Graham又译葛理翰)在全球带领布道会喜欢唱的诗歌之一。我记得1975年台北举行的葛理翰布道大会,在雨中进行了好几天,除了葛培理牧师与口译周联华牧师铿锵有力的「你重生了吗?」(Have you been born again?)令我印象深刻,大会中也经常唱这首诗歌来呼召人悔改。

当时我坐在台北体育场的一角,放眼望去都是雨衣雨伞,心里为父亲是否会来听道迫切祷告。外面下着雨,我心中流着泪。那时我大三,重生得救不过几年,担心着父亲的永生,而五十多岁的父亲接到心爱小女儿的信,他居然真的去了;后来他在七十六岁时信主,过世时带着平安,并亲口对子女说他「很满足」。

四十年之后的震撼
过了四十多年,我现在的年纪已经比父亲当年更大,儿女也比我当时的年纪更大。这几年我送走了父母,如今自己也更年老,与死亡更接近,想到葛培理牧师对死亡的看法,特别心有戚戚焉。这段话出自光碟《葛培理:神的大使》(Billy Graham: God’s Ambassador),基本上是葛培理引用慕迪(D. L. Moody)的说法:「有一天你会读到或听到葛培理死了。你一个字也不要相信!我会比现在还更有活力。我只是改了地址。我会进入神的同在中。」

不论你现在年纪多大,儿女是否信主,父母是否信主,我相信读伟人的书会对我们的灵魂有提升与震撼,这句话就深深震撼了我,让我对将来充满盼望。

小故事大道理
我看他的自传,最喜欢的部分除了他小时候的成长,早年读神学,成年为神所用等,就是爱情与婚姻了。

葛培理原原本本地交代了他喜欢过和约会过的女生,真是坦诚又精彩。他的妻子路得,是不可多得的敬虔女子,小时候随医师父亲在中国医疗宣教。她看到年轻的丈夫不知节制地服事,会写严重的警告,但也会放下幼女亲自去陪伴丈夫。他们在二次大战后的英国布道,受尽辛苦,例如住在没有暖气的旅店,只好一直烤着暖炉,甚至身体一边冰冻,一边烤伤。

我只是改了地址─《照我本相:葛培理自传》读后

葛培理一九五四年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布道。(来源BGEA)

葛培理到过全球超过两百个国家布道,超过两亿人因他宣扬的福音信主。最着名的包括1949年洛杉矶举行的布道会。在可容纳六千人的帐篷,举办了连续八个星期,参加者有几十万人,决志信主者有几千人。(另一份资料显示连续五週,卅五万人参加,三千人信主。)

令我大开眼界的是,这次的洛杉矶布道会,牧师连续讲了六十五篇完整的讲道。他原本预备的讲章都用完了,所以每天要花八到十个小时预备新讲章,有时连讲章该有的例证与应用都没写进去。那时没有电脑,他连抄写经文的力气都要省下,因为已经筋疲力竭。他用什幺好方法呢?原来他像小学生一样,用剪刀把两本旧圣经剪下来,直接贴在讲章上。

为什幺会这幺累呢?原来预定只办四、五个星期,经过印证,主的灵正在大大动工,他们不得不延长到八週。怎幺印证神要他们继续办呢?话说有天半夜,有人来旅馆敲他的门,说要信耶稣;还有人半夜到帐篷附近徘迴说要信耶稣。葛培理牧师把布道的空前成效归功于神的作为,他们只负责祷告与回应神的带领。

面对困难与拓展
1954年在伦敦的布道会开启了布道团去欧洲的大门。那时英国人去教会的比例已经非常低,促使美国与世界各地的许多基督徒为英国祷告。原本英国媒体对这位美国来的年轻牧师并不友善,但接触过后没有人再说他什幺坏话。葛培理牧师有一次开场就说,我的祖先来自英国,拉近了他与英国人的距离。

葛培理牧师的本相与我们很类似,他也会因为别人的学识渊博而有自惭形秽,信心不足的情形;他也会因为太过忙碌拒绝很多邀约,甚至对紧追不捨的热心人士心生厌恶;但他跟随神的心是柔软的,以至「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的经文越来越彰显在他的事工上。

事工从全美各大城市的大型布道,发展到全国广播网,又到世界各地。每一次拓展都有神奇妙带领。例如他本来一口拒绝做广播节目,甚至提出不太可能达到的奉献目标:今晚为广播事工筹得两万五千美元才要考虑,那在五○年代的美国是天文数字。没想到当晚筹到两万四千元─回旅馆休息前,柜檯给他两封信,是两位认为他应该投入广播福音行动的人两天前寄来的支票,每人各奉献五百美元,凑齐了他说的数目。神以这些神蹟奇事催促他更上层楼,神的意念确实高过葛培理的意念。

后来他选择了星期天下午三点时段的广播时间,以「决志时刻」(The Hour of Decision)做为节目名称,据说有些大城市的警察发现,那个时段街上的人变少,都守在家中要听葛培理针对时事、以真理传扬基督的广播。

除了这些神国度的丰功伟业,葛培理牧师对美国历任总统都有影响力,包括艾森豪、甘迺迪、詹森、雷根、老布希等。葛培理牧师有几句名言:「勇气有感染性,当一位勇者站定立场,其他人的背脊骨通常也会挺直。」「失去财富,一无所失;失去健康,失去一些;失去德性,失去一切。」

在这位神国大将心中,最有效的布道是这样达成的:「我们的心思意念不仅要被圣灵充满,自身也要充分研究圣经,才能发自内心将真理传递出去。…写讲章的时候,如同要把自己全部倒空…我不研究圣经或跟家人在一起的时候,便会花几小时在附近山径上散步,锻鍊身体…我散步并且不停祷告,愿神在(某城市)成全祂的旨意。」

《照我本相:葛培理自传》获得今年金书奖信徒灵命增长类金奖肯定,今天(十一月07日)也正好是葛培理97岁大寿。从这位主僕丰富的生命体会使我们看到,信主的人并不只是迈向死亡,每一天我们将迈向更伟大的生命。我只是改了地址─《照我本相:葛培理自传》读后

书 名:《照我本相:葛培理自传》读后(JUST AS I AM—The Autobiography Of Billy Graham)
作 者:葛培理(Billy Graham)
译 者:顾柏岩,王多加,洪肇陞
出版社:橄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