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生活城

生态开放资料平台隐藏濒危物种,避免盗猎者按图索骥

现在网路上有很多开放资料平台,就连生态观测都有不少公开资料库,让爱好者可以标记和分享自己所观察到的野生动植物,但近来这些公开平台也被迫刻意隐藏濒危物种的资料,保护他们不受盗猎者的捕杀。eBird 是美国康乃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网路赏鸟平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公民科学开放资料

R生活城2020.07.24

生态开放资料平台隐藏濒危物种,避免盗猎者按图索骥

现在网路上有很多开放资料平台,就连生态观测都有不少公开资料库,让爱好者可以标记和分享自己所观察到的野生动植物,但近来这些公开平台也被迫刻意隐藏濒危物种的资料,保护他们不受盗猎者的捕杀。

eBird 是美国康乃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网路赏鸟平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公民科学开放资料库,从 2002 年以来已经累计了约 5.9 亿笔的鸟类观察纪录。用户可以上传自己拍摄的鸟类照片,并记录观察到鸟类的时间和地点。eBird 蒐集来的赏鸟资料开放给大众使用,让其他赏鸟爱好者也能享受同样的乐趣。但在 2017 年 10 月 eBird 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资料库开始隐藏生存受到威胁的鸟类资料。

eBird 的计画负责人 Marshall Iliff 表示,资料库是为了共享鸟类资料而在地图上公开显示,原先要求用户标记鸟类的确切位置已提供科学研究使用。「但忽然间我们发现我们必须将某些鸟类资料隐藏起来」,Iliff 说道。Iliff 表示,曾经听说有些鸟类盗猎者对 eBird 很熟悉,藉此掌握鸟类的居住地点。甚至有盗猎者会从保护鸟类的声音资料库 xeno-canto.org 下载鸟鸣的声音,用来吸引鸟类。

盗猎者这幺做自然是因为背后有着庞大的市场,像是印尼的盔犀鸟可以卖到数千美元的高价。因此自从改版之后,赏鸟的人可以在 eBird 记录盔犀鸟等濒危鸟类的资料,但只有自己能看到而无法共享给其他人。除了盔犀鸟以外,还有数百种鸟类也被列为保护名单,这些鸟类的资料只有输入资料的当事人和 eBird 的资料审查团队看的到。而且在纪录濒危的鸟类时,不会显示鸟类的确切位置,只会提供 20 公里範围内的大略位置。生态开放资料平台隐藏濒危物种,避免盗猎者按图索骥

利用 eBird 可以查询鸟类的观测地点,图为凤头苍鹰在北台湾的观测纪录。

生态开放资料平台隐藏濒危物种,避免盗猎者按图索骥

eBird 也能上传鸟类的照片和录音。

需要保护的不只是鸟类,就连植物也是。南非的 Knersvlakte 自然保护区是世界上多肉植物生态最丰富的地区之一,拥有高达 1,500 种植物,其中有 150 种有灭绝的危险。2015 年一名巡守人员在 Knersvlakte 自然保护区巡逻时,发现一对西班牙夫妇盗採 49 株的多肉植物。南非政府搜查这对夫妇的住处后发现,里面有超过 2,200 种价值约 10 万美元的多肉植物,其中有数百种是生存已经受到威胁的物种。

报告指出,这对夫妇也是贩卖多肉植物网站的匿名经营者。根据报导,这对夫妇利用网路上的公民科学资料库 iSpot 上列印图片和详细的地图,以及数位博物馆 JSTOR Global Plants 的网页来掌握植物的位置。科学家和热心爱好者耗费多年的心力绘製地图,却沦为盗猎者的猎杀指南。

近几年来,这些野生动植物的开放资料库不得不进行调整,刻意模糊濒危物种的位置,让盗猎者无法利用这些资料来捕猎濒危的动植物。记录花鸟虫鱼等各种野生动植物的公共科学网站 INaturalist ,在 2011 年就开始隐藏濒临灭绝的物种。目前 iNaturalist 每月记录约 13.5 万笔观测纪录,其中约有 4,600 笔位置资料模糊不清,来保护受到威胁的物种。

开放资料的兴起让许多人受惠,人们更容易在网路上取得有兴趣的资料和技术。但是开放资料也不完全只有良善的一面,往往也会带来意想不到的负面效果,如何在两者之间权衡是开放资料推动者必须面对的难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