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与生活

Uber取暖讨拍,反被台湾网路意见领袖打脸

Uber 由于公然招揽白牌车屡劝不听,遭到交通部公路总局开罚 ,估计本週 Uber 公司与司机罚锾将突破千万。昨天 Uber 台湾市场总经理顾立楷于部落格张贴文章 ,除了以该公司一贯态度批判政府守旧,更用「以新科技为基本起薪 22k 的台北市带来新可能性」的动人说辞企图诉诸民意,号召网友一同声援,在

V与生活2020.06.09

Uber取暖讨拍,反被台湾网路意见领袖打脸

Uber 由于公然招揽白牌车屡劝不听,遭到交通部公路总局开罚 ,估计本週 Uber 公司与司机罚锾将突破千万。昨天 Uber 台湾市场总经理顾立楷于部落格张贴文章 ,除了以该公司一贯态度批判政府守旧,更用「以新科技为基本起薪 22k 的台北市带来新可能性」的动人说辞企图诉诸民意,号召网友一同声援,在该官方粉丝团的确留下巨大迴响。然而,对于悬而未决的违法情事却以打模糊仗的方式带过,也引发反弹,尤其几名熟稔网路新创事业的台湾意见领袖,更公开强烈批判 Uber 的作为。

被乡民暱称「翟神」的沛科技总经理翟本乔在 Facebook 上表示「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完全支持政府立场」,直接「打脸」Uber 针对「误解」的辩解,甚至表示「自家公司员工搭 Uber 不准报帐」。

Post by Ben Jai.

就在刚刚,他又举了媒合「有钱」与「借钱」的网路平台为例,直指言称「创新」并不能视法律与政府管制为无物。

Post by Ben Jai.

天远律师事务所主持律师、古典音乐网站 MusikOnline 营运长刘立恩措辞强烈的表示顾立楷的声明「令人不齿」,并且指出 Uber 实际上从事的是不折不扣的「运输业务」,却以「科技公司」之名得以规避许多责任,千错万错都不是我的错的态度无法令人苟同:

Post by Ivan Liu.

刘立恩先前就曾批判 Uber 的「傲慢」终会自食恶果:

Post by Ivan Liu.

许世杰同样指出 Uber「取巧的把自己定位『网路预约叫车工具』」,利用「分享经济」美化驾驶的风险以及自己赚取边际价值最高的部分。同时他也认为 Uber 企图使用「网路预约叫车工具」的包装规避各国法律的监督,其实是「网路平台中立性主义」的无限上纲。

Post by David Hsu.

cacaFly 圣洋科技执行长邱继弘则在 部落格 上讚美 Uber 的优质服务,但也希望他们能够在法律规範下持续创新:

Uber 进入全球市场时,多先以 Uber Black打开知名度,初期阶段通常都与合法租赁车公司合作,虽然游走法律边缘,但基本上驾驶都持有营业驾照,而且收费高端,并未对既有计程车产业造成直接冲击,因此包括台湾在内的各国政府并未对此多加管制,遑论 Uber 与其支持者指控的「打压创新」。

但是到了扩张阶段,Uber 开始招募平价车款,其中包括合法租赁公司,但也开放毫无保障的「私家车」加入 Uber,相信大家都曾看过「开自己的车月赚十万」的广告,这是交通部开罚的重点。私家车在欧美尚以「Uberpop」共乘之名作为独立服务,德国、法国政府直接禁止 Uberpop,在台湾却是合法非法混杂在「菁英优步」里面,管理更形困难。

Uber 本身「以平台卸责」的盲点以及 企业道德问题 尚待讨论,我们依然肯定台湾 Uber 为众人带来的舒适便利,然而在现有的架构下,Uber 的服务本质并不是非得与法律与政府冲撞才能「创新」。再次重申我们的立场:希望 Uber 能够确实履行它刚进台北时的承诺——保证全部都与合法租赁公司、持有职业驾照的司机合作,才能说服所有人,你们既时尚光鲜,也安全有保障。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