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与生活

虎宝想飞!直击台湾虎航空姐空少新生训练

记者田欣云/桃园报导「Bend over, stay down! stay down!」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呼喊,从模拟舱内窜出,声线,在偌大的训练中心空间里迴荡着。先前于水池进行的水上逃生训练才刚告一段落,紧接着又是舱内的逃生演练,眼看今日八小时的课程即将接近尾声,「虎宝」们丝毫不敢鬆懈,忘却身体疲惫

V与生活2020.08.03

记者田欣云/桃园报导

虎宝想飞!直击台湾虎航空姐空少新生训练

「Bend over, stay down! stay down!」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呼喊,从模拟舱内窜出,声线,在偌大的训练中心空间里迴荡着。先前于水池进行的水上逃生训练才刚告一段落,紧接着又是舱内的逃生演练,眼看今日八小时的课程即将接近尾声,「虎宝」们丝毫不敢鬆懈,忘却身体疲惫,仍得打起精神,在专业教官指导下,一次次反覆地操演着各项步骤,只求验证考试当天能表现完美

即将于九月下旬首航「台北-新加坡」的台籍廉价航空「台湾虎航」,开飞前的準备项目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而被暱称为「虎宝」的首批空服员,更是为飞虎添翼的生力军,在外籍廉航纷至沓来的当下,「台湾虎航」的正式起飞,将为台湾航空业开创新的里程碑,不仅航空迷、背包客们引颈期盼,「虎宝」们也都迫不及待,想写下属于自己的历史新页!

▲年轻、热情、活力,是「虎宝」们的共同特色。(记者田欣云摄影)

不过,待品尝甜美果实之前,一番辛苦耕耘在所难免,为期六周的密集新生训练,是对这群廉航新兵的精实试炼,从建设于内的心理素质,到体现于外的本职专业,不达标準可甭想飞上青天。

▲实际操作逃生演练,训练过程严谨,安全要求丝毫不马虎。(记者田欣云摄影)

「我们今天训练的项目是水陆逃生演练,透过不断训练,将内容转化为自然,发生紧急状况时空服员才能保持镇定、保护乘客。台湾法规规定每两年要複训,而航空公司每个月都要内部考试,一定要一百分,因为安全第一!」同为「虎宝」一员的思翰向我介绍训练课程时,丝毫不见生涩,一问之下,才知道他已有五年的空服经验,更让我吃惊的是,在「虎宝」中有航空经验历练者大有人在,用「卧虎藏龙」来形容,再贴切不过!

▲「虎宝」中不乏航空经验丰富的成员,如思翰已有五年的空服经验。(记者田欣云摄影)

Max,当过国籍航空地勤,也在外籍廉航服务过;文君,毕业那年就考上外籍航空,在中东待了两年多;资历九年的Stephenie,更已是国籍航空的副座舱长,能吸引这些职场经验丰富的空服员转战廉价航空,究竟「台湾虎航」的魅力何在?

「来这边像在大学生活一样,很有活力、很年轻,每天都过得很快乐!」与原本服务过的国籍航空那种拘谨氛围相比,Stephenie坦言更爱这儿的环境,同事间相处单纯之外,良好的工作气氛和团队感,让她愿意放下一切、从头来过,展望的不只眼下,还有以飞行为职志、一步步往上的未来期许,而同样有空服经验的文君,也有着这样的规划。

▲Stephenie空服资历九年,拥有国籍航空副座舱长的经验,却更爱台湾虎航的环境。(记者田欣云摄影)

「台湾虎航是台湾很特别的航空,能发展的潜力很大,我不把加入当成赚钱工具,着眼的是长期计画」,从中东回国、结婚生子的文君,也曾从事媒体行业,比较之下,更确定她对飞行工作的热爱。身为第一批「虎宝」,晋升之路无限宽广,而在立足台湾的航空公司服务,更不用担心与同事间的文化差异问题,「之前待的航空公司,员工来自世界各地,也因文化背景不同,同事之间往往一个言语、手势、宗教问题的冒犯,就会引起冲突,压力反映在飞行上,会让服务过程不愉快、不顺利」,而回归台湾人为主的工作环境,自然好相处许多,同样情形,看在曾到马来西亚籍廉航服务过一年多的Max眼里,感触不可谓不深。

▲热爱飞行工作的文君,期盼在台湾虎航有晋升的机会。(记者田欣云摄影)

「我们想创造专属于台湾的LCC,把台湾人的人情味带入」,服务过国籍航空地勤与外航空服,Max对台湾虎航有着更深的期许,期许着跟首届同学同心协力,把台湾虎航带起来,变成世界知名的指标性LCC,「以前从台湾出国,国籍航空的选项都是全服务航空,现在多了台湾虎航,有新的票价选择,消费者不用『吃到饱』,可单点机上餐饮、托运行李,享受更便宜的价格,但飞机却是全新的,安全、训练绝不打折!

▲Max曾在国籍航空担任地勤,也在外籍廉航服务过。(记者田欣云摄影)

在澳洲打工两年,搭遍东南亚、澳洲廉航的航空新鲜人曼如,身分从背包客转换成空服员,心态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像廉航为了节省成本,通常并无装置椅背萤幕,逃生方式、救生衣使用等内容得靠空服员亲身示範,「以前搭LCC,都坐在座位上没看没理,转换到现在角色时,才觉得真的好重要,每位乘客一定要看安全示範,多一分了解,对自己的安全才有保障」。

▲从爱搭廉价航空的背包客,转变为服务背包客的空服员,航空新鲜人曼如有更多感触。(记者田欣云摄影)

曼如回想起当背包客时,看过有廉航空服员一边示範、一边嚼口香糖的脱序行径,让她十分不放心,「担任台湾的廉价航空空服员,我希望表现出专业的一面,让乘客安心地花少少钱,也能到国外到处玩!」而从戏剧系毕业、同为新鲜人的玮昱,则期望摆脱学生气息,在EQ上多多精进,为乘客提供更满意的服务。

▲外表挺拔的应届毕业生玮昱,希望为乘客提供更满意的服务。(记者田欣云摄影)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